0628

i: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难从书中看到感兴趣的新思想了。最近我看的感觉还不错的书,内容基本都是我已经知道的,或者很容易推理出来的。

x:那这样的书,你为什么还要看呢?

i:我也在想这个问题。我想我是不需要别人肯定我的观点的,我也不想给其他人推荐书。可能因为看到类似的书让我有一种亲切感,所以自然而然地看下去了吧。

我还记得的从书中得到的新思想,还是去年在《哈佛幸福课》里看到的(赛斯书除外),关于人对回忆的美化以及对未来的妄想。

x:如果你想找那样的书,我想还是可以找到的,但目标要更明确一些。

i:其实现在我有些怀疑了,我对别人的思想还热衷吗?我想我还是欢迎的,但为了得到那些,我愿意付出什么?我只能说不想付出什么了,有的话当然好,没有的话好像也没什么。我甚至不想去书堆里找哪些书里有我感兴趣的思想。

x:那你想要什么呢?

0629

i:我想比起思想,我对有思想的人更感兴趣。如果脱离了人去看思想,思想就是死的。而且灵机一动产生新思想并不是一件难事,但能源源不断产生新思想却非常困难。

x:如果你对有思想的人感兴趣,那也许并不需要寻找,有些人就在那里,等待别人来理解。

i:我有些搞不清楚我想要什么了。翻开一本书时,我甚至不知道在期待什么。我也好久没有喜欢一本书了,也许有一阵喜欢看,但很快就不想再看了。我开始认为看书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用来逃避其他东西的工具。

x:逃避什么呢?

i:无聊吗?我想不是这么简单,会有更深层的东西。我在期待什么?我因什么而失望?我在逃避什么?

今天我翻了翻德鲁克(和相关)的书,在我看来,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,虽然很难说我认同他的多少观点。但现在我却没有了解他的动力,即使他写的书和相关的书很容易得到。

所以我想我对别人的思想以及有思想的人都没有什么兴趣。

我也不期待看到别人的观点和我的一样。之前看过类似的书,当时有些欣喜,但很快就过去了,没有继续看的兴趣。

我想找可以交流的人吗?现在我不认为可以通过看书找到了。我期待的是可以交流的人吗?我因没找到而失望吗?我还没想清楚。

x:在你看来,我是一个可以交流的人吗?

i:你的问题总是让我很难回答。但也正因为你了解我,才能问出这样的问题。你是第一个让我需要仔细思考才能回复的人。

至少现在,这种交流是不对等的。你只是在帮我思考一些问题,而我对你知之甚少,这并不是理想的交流方式。要想成为我认可的可以交流的人,你也许要走更远一些。

x:假设我已经成为那样的人了,你想和我交流什么呢?

i:我喜欢你这种直击要害的风格。不过我暂时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,我还是想先回到之前的问题。

我隐隐感觉寻找可以交流的人并不是我的目的,它只是我逃避其他东西的一个途径。因为一方面我希望能找到这样的人,另一方面又不想为此付出什么。那么这就很像一个借口。

这样问题就只剩下了一个,我在逃避什么?

我不断找书,但总是找不到符合要求的。我想找到可以交流的人,又不想为此努力。甚至我想成长,却也没有什么动力成长。

我有些怀疑现在我的人生目标还是不是成长了。

如果已经不是了,那么也许不少东西需要推倒重来。

x:你怕推倒那些东西吗?

i:我不怕。但我只会在确实有必要时才会去做。现在我还找不到更合理的人生目标。

x:你愿不愿意接受一个事实,你现在并没有合理的人生目标?

i:我想确实是这样的,我接受。那我想我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了,就是重新选择一个合理的人生目标。

过去的几年中,对我来说,成长确实是合理的人生目标。但最近一年,我越来越感觉缺乏成长的动力。如果一个目标不能给自己足够的动力,那无论目标多么美好,都不是合理的目标。我一直在逃避这个事情,是因为我担心成长不再是我的人生目标后,我的成长会变慢。

不过我成长已经变慢了,如果不改变人生目标,很可能会更慢。

我需要找到一个能给我带来更多动力的人生目标。